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地方史料 > 回忆录

忆战斗在双缅地区的十一支队

时间:2007/3/6 12:00:00| |作者:admin|点击数:


钟 君 邵


    云南人民讨蒋自卫军“二纵”十一支队的前身是“迤南边区人民自卫军第一支队”。
“迤南边区人民自卫军第一支队”是“回国党组”成员卓孟晋、邱秉经、王松及廖钺等同志与傅晓楼同志于1949年2月间在澜沧创建的。我是1949年5月间到这个部队,所以5月以前的情况我不清楚。也就是说,我仅知道这个部队与“二纵”会合改编为“二纵”十一支队后的情况。
   
改编后的“二纵”十一支队大约2400人,编制为十个大队、一个警卫中队、一个随军干校。支队的政治委员是肖源同志,司令员是傅晓楼同志,副司令员是王天翔同志(即王松同志,原为迤南边区人民自卫军一支队政委)。政治部主任就是我(改编前的政治部主任为吴佟同志)。后勤处长是袁雪松同志。
   
傅晓楼同志抗战前就读于昆华中学,后来回到澜沧在小学校教书,历任小学校长、县教育局长、县参议会副参议长等职。傅晓楼同志关心政治,喜欢读进步书籍,思想进步,倾向革命。
   
1949年5月,“普洱会谈”结束后,为了加强党对这支部队的领导和统一指挥,“二纵”党委派了18个同志(其中党员14人,民青4人)到这支部队。他们是肖源、钟君邵、胡耀东、李学元、李翼、赵国华、苏益群、李健、李万、宋真、杨松林、王云、李志亮、朱通、石安、林洋、李彬、李培等。这些同志除肖源(支队政委)、钟君邵(支队政治部主任)、李万(民运股长)、李健(宣传股长)外,其余的同志都分别在大队或中队里担任政工干部。
   
改编后十个大队的军政干部情况是:
   
一大队长李晓村,教导员胡耀东。
   
二大队长裘征疆,副大队长余仲康,教导员王云。
   
三大队长张鸿兴(普洱会谈时,由支队司令员带往普洱,后回澜沧。这个大队没有派政治工作人员)。
   
四大队长黄强(黄于5月进军耿马时牺牲,后由副大队长朱江接任),教导员李志亮。
   
五大队长邱成跃,副大队长肖雨苍。(肖后改任大队长),教导员石安。
   
六大队长秦焕。
   
八大队长浦世民,教导员林洋。
   
九大队长彭硕材(该大队于8月间叛变)。
   
十大队长田兴文。
   
暂编十大队长黄载卿。
   
行署警卫大队长邱振礼。
   
支队警卫中队长陈易夫。
  
“二纵”十一支队干分校教育长赵国华。
   
我们到十一支队的主要任务是:传达“二纵”党委关于对支队整训的指示,参加人员是大队级以上的军政干部,学习全国和全省的形势,提出整训的安排意见。
   
这次整训的主要内容是: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组织部队文化学习和军事训练等三个方面。在这些工作中以思想政治教育为主,(政治教育又分诉苦教育、形势教育、纪律教育等)。在进行纪律教育的阶段,为严肃军纪,经支队研究决定把在耿马战斗中严重违反群众纪律的王致政枪毙了。这件事,极为深刻的教育了广大指战员。同时也赢得了双缅人民对这支部队的信赖。
   
部队在整训中的文化学习也是极其感人的。支队政治部宣教股编印了文化课本,发给干部战士。全支队的同志学习热情很高,当时的学习条件是很差的,白天要训练,晚上又没灯,大家就在月光下读书讨论。有的同志还把萤火虫捉来用纸包起来作灯用,照在书上进行学习。有很多同志由于没有纸和笔就用竹签在地上练习写字。
   
通过思想政治教育和文化学习,广大指战员的思想觉悟起了深刻的变化,有几个原来吸鸦片的同志都自觉地戒了烟。另外为配合部队整训,支队政治部和干分校的同志还编排了一些小节目进行演出,对整训起了推动作用。
   
在思想政治,纪律和作用整训的基础上,支队又进行了严格的军事训练,认真地进行了战术、技术教育,使这次整训在军事上也同样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大大提高了这支部队的军事素质;使这支部队成为在政治上能做群众工作,在军事上能打胜仗的人民军队。
   
经过两个多月的整训学习,部队中涌现出一大批积极分子。在慎重考察的基础上,先后在支队干部战士和干分校学员的积极分子中,发展了一批党团员。发展的党员有:吴佟、吴静(吴祥祉)、袁雪松等同志。袁雪松同志是个孤儿,在红军未长征之前,是苏区的一个红小鬼。红军长征离开苏区后,是一个女同志把他带了出来,长大后被国民党抓去当兵,编入国民党兵第278团,后因不堪忍受奴役而逃跑到澜沧。参加迤南边区人民自卫军第一支队后,任支队后勤处长,他为支队的给养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然而“左”的路线给他造成了悲剧。1951年镇反时,由于上述的历史原因而被判刑劳改,后来竟含冤离开了人间。另外,在这期间发展入党的还有陈易夫、邱绍周、吕继宇、唐煌等。再加上我去之前,由韩山同志和王松同志介绍入党的有蔡国诗、卢德贵、魏文才、王维人4位同志,大约发展党员20多人。这里我将邱绍周同志着重提一下。邱绍周同志在马台战斗中表现很好,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为部队安全渡江立了功。邱绍周同志原籍宜良,为了谋生,他从宜良到昆明,进了警察训练所,后来分到景谷县当警察局长。“回国党组”的同志到景谷后,他带着十几个人和枪,毅然参加了革命队伍。他作战勇敢,很能打仗,经常担任最艰巨的任务。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
   
在发展党员的同时,支队还发展了更多的团员:如吴光耀、余非等。
   
六月底,整个形势发生了变化。耿马的罕裕卿、缅宁的曾光鑫、云县的张国柱等地方反动武装在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的策动下,以保安团作后盾,纠集了各种反动力量数千人,准备进犯缅宁。当时的形势于我不利,为了扭转局面,“二纵”党委派纵队副司令员罗正明同志带领二十五大队到缅宁增援,并多次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未能扭转局面。
   
7月底,纵队的罗正明和李开棋同志,支队的傅晓楼、肖源和钟君邵等领导同志集会研究形势,认为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小,而我们又在人力和武器装备方面均处于劣势,应主动撤离县城,转移到农村再寻机歼敌,以扭转被动局面。会后,将情况向“二纵”党委作了汇报,并请示给予指示。8月初,二纵党委回电,指示我们三点:一、由十一支队抽调有战斗经验、有觉悟的300多人,由肖源和王天翔同志率领暂时撤离县城,到马台、那招和斗阁一带组织发动群众,同敌人展开游击战争。二、由赵国华、苏益群同志带领干分校的部分学员到普洱整训。三、任命钟君邵同志为代理政委,与傅晓楼同志共同带领所剩人员撤到澜沧进行整训。我们按纵队的指示,调整就绪后,就分批撤出缅宁城。
   
8月8日,“二纵”副司令员罗正明率干校部分学员和警卫部队第一批撤离缅宁城。
   
8月11日,王天翔率留下打游击的暂编游击三十三大队从缅宁撤离。
   
8月12日,傅晓楼和钟君邵同志所率的部队撤离,于当天到达博尚。此时,双江的彭肇模匪部已到天生桥截击。我们只好另取路绕道斗阁,经昔木过打雀山转滚岗过忙糯,15日宿于圈控。当时,彭匪已占大坟山,军情异常紧急,我即举行会议。决定派朱江率40名精干前往三棵桩地阻击彭匪,掩护大部队过江。朱江同志不负众望,在三棵桩坚决阻制住了彭匪,毙伤敌10余人,完成了掩护大部队安全渡江的任务。朱江同志在这次战斗中是立了大功的,后来竟被诬陷为叛徒是极不公道的。遗憾的是他的问题至今还未完全得到落实。
    
最后撤出的是肖源和李培伦同志,他们带领县政府工作人员,在城郊一带同敌人周旋了几天,由于敌人众多,肖源和李培伦同志所带人员被迫从县城撤离,后来又与罗正明、王天翔所带人员在马台汇集,渡江向平村转移。
   
傅晓楼和钟君邵所率一部撤到澜沧后,休息了几天就投入了整训。后来将这部分队伍与原来留在澜沧的一、三大队及沧源联合大队编为九支队的“澜宁源整训总队”。11月,九支队司令部确定邱秉经同志为整训总队的特派员。同时普洱地委决定钟君邵同志为澜、宁、源民工团团长,到农村开展建政工作。这时,普洱地委先后派出澜沧武工队两批共50余人,这些武工队到达澜沧后,就与整训总队政治部抽出的50多个同志编组成澜、宁、源民工团。为了便于领导工作,还成立澜、宁、源特支,特支由邱秉经、钟君邵、王质如3人组成,领导澜、宁、源的整训工作。
   
1949年11月,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首先是美国传教士永文生在糯福策动教徒、边民叛乱。紧接着,石炳麟、石炳忠、石炳富、兰号目也配合梁星楼、李希哲先后在澜沧的东岗、狮子河、大山一带掀起叛乱。这时我们又进行了艰苦的平叛斗争,直到1950年初平叛结束,澜、宁、源整训总队经过整顿,将剩下的600余人编为两个整训大队。李晓村那个大队编为整训一大队。其余的编为二大队。
   
在澜沧平叛过程中,我总队前后牺牲政工员3人,他们是:杨松林、唐煌、袁正鸿同志。战士牺牲多人。他们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将永远活在澜沧人民的心中。
    
十一支队是党领导的一支革命武装,是边纵的一个组成部份,这支部队在革命的斗争中,坚决地执行了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包括党的民族政策、统战政策),对迤南边区的人民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摘于《中共沧源佤族自治县历史资料》第一辑)